林杰

不想当私教的摄影师不是好程序猿

开始读黑天鹅的时候觉得这个家伙摆明就是个阴谋论者,否认科学的地位,让随机性主宰选择权,口气狂妄骄傲自大地讽刺经济学家和评论员,以至于那本书被遗弃了几个月。后来又跪着读完他的两本书之后才发现塔勒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怀疑主义概率论者。在被过度干预的市场经济下,效率提升带来非线性风险剧增,自组织系统被剥夺走的波动性带来的反脆弱能力,平滑噪声所累积的信号造成黑天鹅事件的发生,而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中决定论者总是希望找到事件发生的因果关系,甚至愿意用脆弱的科学工具演绎出自欺欺人的表象说服自己,来维持伪造的平衡。理论是对已经得到的观测数据总结模型且对预测有所帮助,可惜任何一个偏离的观测结果都可以把已经广泛被接受的理论证伪,没有找到证明理论错误的条件和无法证明理论的错误相差甚远。道德的原则束缚着我们坚守自己付出过时间去维持的信念。可怜了怀疑论者在否定自己刚刚提出的观点时遭遇的冷嘲热讽,让接受自己的无知成为了被人耻笑的把柄,难能可贵的是在学术的武装下能认清知识的脆弱性和自己的斤两。他不需要迎合评论家的口味,也不在意书中讽刺的对象的对他的反击,只对读者负责,坚持言行一致的伦理底线,无礼的言语中应该说是歇斯底里地告诉我们如何谦虚。

评论

热度(2)